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企业文化

虎父无犬女反美亲中的萨拉即将登场杜特尔特为她全程保驾护航

  2021年4月,菲律宾政府的外交天平,似乎悄然发生倾斜,这种倾斜的原因,很可能与一颗政坛新星的命运紧密相关。

  总统,从新加坡治病后,就很少公开露面,更没有谈及中菲关系。这让菲律宾军政两届的亲美派,找到了最好的表演空间。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兴奋不已,为美菲第36届“肩并肩”军事演习到处窜动,大肆吹捧所谓美菲关系坚如磐石。

  一股妖风,在菲律宾政坛重新吹起。据说,不少菲律宾政坛亲美官员,已经对杜特尔特摊牌,要求他必须对南海的中国渔船施加压力。

  山雨欲来风满楼。杜特尔特担任总统的数年中,始终努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,不仅曾大骂过奥巴马,甚至还威胁过要结束美军驻菲的历史。但现在,他为什么始终保持少见的沉默?人们分析,其中很大原因和其女儿萨拉·杜特尔特有关。

  无论作为父亲,还是作为政治领导人,杜特尔特都不愿意在权力交接前过度发声,影响萨拉的政治前途。因为萨拉将有可能冲击下一届总统,更有可能影响菲律宾的未来。

  萨拉为何如此重要?作为强人之女,她继承了父亲什么样的财富?而她对中国的态度又是如何?让我们共同揭秘菲律宾政坛故事,了解萨拉·杜特尔特其人。

  菲律宾,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传统军事同盟,从二战之前持续到现在的关系,可谓根深蒂固。因此,亲美立场,在菲律宾拥有广阔的政治市场。尤其当美国将目标重新收回到亚太地区,将遏制中国崛起作为要务时,菲律宾更是成为美国眼中打头阵的小兄弟。为此,美国不想看到会玩平衡的菲律宾,不想看见杜特尔特这样的政治强人,而是希望菲律宾出现一边倒的政府,能听命美国、对抗中国。

  且不说杜特尔特本人对美国向来有何看法,其女儿萨拉·杜特尔特也同中国走得很近。

  2020年,新冠病毒袭击了中国武汉,我国政府当机立断,采用举世罕见的封城措施,避免了疫情蔓延。当中华民族共同应对严峻挑战时,部分西方媒体、政客乃至领导人,不仅不支持我国,反而纷纷跳出来挑拨离间,破坏我国形象。但在菲律宾,身为达沃市市长的萨拉·杜特尔特,并没有上当,反而高调会见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黄溪连。在会见中,萨拉说,她非常钦佩中国政府和人民应对疫情的勇敢态度和积极举措,对疫情带来的问题感同身受,如果中国需要,她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她相信,中国一定能战胜当前的疫情,她对此充满了信心。

  萨拉在这次会见中的表态,破解了外界谣言,对试图挑拨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的国际造谣势力,给予了事实上的回击。

  2017年5月1日,中国海军的远航访问编队抵达菲律宾,其中包括新型主战舰艇“长春舰”和“荆州舰”,全部向菲律宾当地民众加以开放。这一天,萨拉·杜特尔身着红裙,登上长春舰参观。她在编队指挥官沈浩少将的全程陪同下,走进了驾驶室了解如何操纵舰艇,走进官兵餐厅,感受海上生活。随后,她还参观了对空导弹发射系统、鱼雷发射系统等武器装置。

  参观结束后,萨拉向媒体表示,这次是她第一次登上中国军舰,对中国海军产生了深刻印象。作为达沃市市长,她深知达沃和中国联系密切。希望这次中国海军的访问,能将中菲关系变得更好。对于现有的分歧,她也主张通过对话来加以化解。

  2018年11月,萨拉·杜特尔特亲自率团,来到我国福建省晋江市访问。其间,这两座中菲城市正式签署了协议,缔结为友好城市,开通了直航班机。

  萨拉说,在菲律宾,人们都知道,90%的华人华侨都从福建来,而福建赴菲的华人华侨,90%都来自晋江。今天,达沃市最大的华人华侨社团,同样来自晋江。在不断的交流合作中,两座城市结下了深厚友谊,而在“一带一路”的建设蓝图中,两座城市将会更好地交流往来,推动文化、旅游、经贸、医疗、技术等方面的合作。

  2019年3月15日,萨拉再次带队来到晋江。邀请当地经贸代表团对达沃市开展友好访问,加快双方多个项目的合作落地,还提出邀请代表团参加达沃建市82周年纪念活动。

  可以肯定,萨拉对中国的访问,既是出自于发展本地经济利益的考虑,也同样出自于对其父杜特尔特外交理念的贯彻执行。杜特尔特一贯主张应该平衡对待中美,不能像少数国家那样,丧失自己应有的原则立场,一味跟随美国的指挥棒旋转。这对父女深知,面对强大的中国,如果像以前的总统阿基诺三世那样搞对抗、搞造谣,绝不会是菲律宾的幸事。反之,只有搞好邻居关系,坐下来谈合作、谈发展,才能对人民和祖国有利,也能对家族的影响力有利。

  虎父焉能无虎女。杜特尔特自己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,而他的女儿又是如何走上从政道路并保持清醒头脑的?

  萨拉·杜特尔特,是杜特尔特的大女儿。1978年,她出生在菲律宾棉兰老岛上,成为杜特尔特家族的新一代成员。

  大学期间,她在菲律宾圣佩德罗大学就读,曾想当优秀的儿科医生。后却由于各种原因,成为本国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主持人。同时,她也曾接过父亲的律袍,做过律师。但是,她毕竟是杜特尔特家的女儿。这个家族,在达沃市执掌政权已经数十年。萨拉的爷爷、杜特尔特的父亲,曾担任达沃省长20年。杜特尔特自己也先后担任了22年市长。

  而萨拉成熟起来后,进入政界,就成为了她的宿命。由于菲律宾法律有规定,担任一个城市的市长,任期最多两届,杜特尔特在达沃市的努力经营建设,必须要找到最可靠的接班人才能延续。于是,他说服女儿,正式加入了自己的政治阵营。

  2007年,在当地市民的大力支持下,萨拉毫无悬念地当选为达沃市副市长,正式成为杜特尔特的帮手。2010年,她又以20万票的巨大优势,将竞选对手远远甩到身后,成为了达沃市市长,杜特尔特则顺理成章地担任了副市长。

  萨拉上任不久后,达沃市发生了严重的洪水灾害,许多民众无家可归。萨拉亲临一线指挥救灾,而当她得知当地警察局官员还在强拆民房时,血气方刚的她干脆对其挥拳相向,予以阻拦。这个行动虽然引发了很大争议,但却获得了老百姓的支持。

  2011年9月12日,作为菲律宾第三大城市达沃市的女市长,萨拉·杜特尔特就公开表示,菲美的军事演习,已经在当地遭到了许多社会团体的反对。所谓“肩并肩”的军演,总是会给达沃市带来各种麻烦,引发各种混乱,却看不到任何利益。她希望,这样的军演,最好离达沃市越远越好。

  当萨拉发表此番反美演讲时,她身后的副市长,正是父亲杜特尔特。聆听着女儿高调的话语,骄傲的姿态,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,杜特尔特内心必然感到骄傲。

  萨拉不仅严厉抨击军演,对自己的约束也非常严格。2014年,她刚结束了第一次市长任期不久,由于超速驾驶,被当地交警发现。停车之后,交警发现驾驶员是前任市长,感到不知所措。但萨拉大方地表示,必须要按照规定,将自己的驾照吊销,而且应该罚款。

  她几乎是“逼”着交警,完成了这些手续。这种秉公执法的原则立场,让萨拉赢得了更多的民众支持。

  2015年,民间要求杜特尔特参选菲律宾总统的声浪此起彼伏。杜特尔特自己还有所犹豫。不料,萨拉突然以板寸形象示人,让年轻时向来桀骜难驯的杜特尔特也吃了一惊。萨拉表示,自己这个举动是削发请愿,为了提请父亲能参选总统。在女儿的激励之下,杜特尔特终于成功入主。萨拉则再次成为市长,致力于达沃市的改革,包括推行禁毒、严厉反腐,还组织成立了新政党,取代了与父亲政治意见不同的原众议院议长。

  2016年9月,达沃市发生了。怀有三胞胎身孕的萨拉,不断在各地忙碌奔走,调动安保力量,调查事件真相。由于她操劳过度,三胞胎中的两胎不幸流产,而第三胎终于在2017年3月出生,她给孩子起了个小名,叫“石头鱼”。这种鱼,是一种虽然小但却带着毒刺的鱼类,莎拉对媒体意味深长地解释说,在海底世界竞争,想要成为最大的威胁,并不一定是最大的鱼类。

  同样,想要成为菲律宾总统,你也不一定必须是男人。菲律宾已经诞生过多位女总统,包括阿基诺夫人、阿罗若夫人等,民众对女总统也持有正面的看法。由于菲律宾宪法规定,总统只能担任6年,不得连任,杜特尔特的许多支持者,都希望莎拉能参加下一届总统竞选。

  莎拉个人的能力、素养、个性魅力,也让父亲看重,并曾提到过,女儿是下届总统最合适的候选人。这既是因为杜特尔特希望反毒、反腐和平衡对外关系的执政理念获得延续,也是由于他在位期间的改革,影响了不少既得利益者,曾经历过多次暗杀事件。为了退位总统后后失去安全保护,必须做出积极安排。

  考虑到2022年萨拉很有可能参加菲律宾总统选举,现在的杜特尔特必须适当低调,避免刺激到反对派,更避免不够谨慎的言行,会动摇萨拉在菲律宾民众心目中的形象。毕竟,菲律宾长期是西方殖民地,很多普通民众还是信任美国的。

  但最新民调显示,菲律宾民众也给予萨拉27%的竞选支持率。那么,是否会有越来越多的人,会像当初信任杜特尔特那样,选择为萨拉投下一票?我们将继续见证这个国家的政治变迁。